2020-08-05 14:17:01新京報 記者:王瑞文 編輯:李明
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授權

暴雨中的致命“暗河”

2020-08-05 14:17:01新京報 記者:王瑞文

這是一段一米多深、未被封蓋的裸露河道。從當天早上7點28分開始,52分鐘里,4人相繼墜入河道,其中兩人喪生。在內河縱橫的光山縣城,很少有人意識到這種危險。

7月18日上午,河南光山縣城因暴雨積水,花園路上的護城河道被淹沒。



這是一段一米多深、未被封蓋的裸露河道。從當天早上7點28分開始,52分鐘里,4人相繼墜入河道,其中兩人喪生。


在內河縱橫的光山縣城,很少有人意識到這種危險。落水者中,有兩名趕去補課的學生,還有送孩子去補課的陳玲,她們幾乎每天都要從這里路過。陳玲的丈夫楊軍覺得,“如果現場有圍欄或警示牌,人不會掉下去?!?/p>


事實上,當地的護城河大多都沒有護欄。8月3日下午,光山縣城管局副局長文賢國向新京報記者透露,縣政府也關注到這個隱患,早在2017年,當地就規劃整改河道修建護欄,但因為工程方出問題而擱置至今。


落水事故發生后,這個計劃被重新提起。文賢國稱,“8月1日,我們提交了增設護欄的方案,等批示后就可以實施了?!?/p>




第一個落水者


暴雨從深夜下到了清晨。


7月18日一早,雨還在下,李虹起床后吃了面包和雞蛋,6點40出門。


就要升初三了,暑假里,她每天早上都要去離家不遠的花園路補課。李虹媽媽記得,女兒出門前特意看了眼手機,發現沒有“不上課的通知”后跟自己道別。


當地天氣預報的數據是,7月17日夜晚至7月19日凌晨,光山縣出現強降雨,日最大降雨量達186毫米,龍山、潑河水庫均超汛限水位,淮河2020年1號洪水已經形成。


縣城里的人們沒有因為這場暴雨停止忙碌。李虹要去的花園路,餐館老板和往常一樣出門買菜,三輪車冒雨拉客,家長接送孩子的電瓶車往來穿梭。


這是一條不算熱鬧的街道,但附近3公里內就有3家中學,暑期一到,周圍各類補習班都熱鬧起來,早上七八點鐘,學生和家長仍是這條街上的主角。


早上7點多,花園路的驢肉館老板曹記才站在門口拍雨,馬路上一些低洼處已經被淹,積水把路面和人行道連在一起,便道上的水沒過膝蓋。


他沒有留意到,緊挨著馬路、平時裸露著一米多深河道的護城河,在積水下“消失”了。


曹記才的驢肉館是李虹每天的必經之地。再往前走兩百米,就是她補習班的位置。往常,李虹會花三塊錢攔一輛三輪車,穿過L形街道,等4個紅綠燈,7分鐘就能到達目的地。


大概是因為暴雨,這天早上,李虹在路上花了更多的時間。


一段監控顯示,7點20分左右,李虹在街上的珠寶城下了車。家人推測,或是那天路上積水嚴重,三輪車沒法送到地方,她選擇步行去上課。7點24分,穿著藍色外套的李虹從光山縣電業局門前一蹦一跳地走過。


這里離曹記才的驢肉館只有50米遠,但李虹沒能順利穿過這段路。


幾分鐘后,李虹墜進了驢肉館門口的那條護城河。有目擊者向李虹家人描述了那個瞬間:“聽到咚的一聲,回頭就看不見人了?!?/p>


當地流傳的一份政府通報記錄稱,“7點28分,李虹在七星湖河落水失蹤,搜救無果?!?/p>


王萍(化名)落水后被救起。 監控畫面



4人落水兩人喪生


意外還在發生。


7點55分,買菜回來的王峰把車開到了驢肉館對面,因為堵車,他拿著手機拍窗外的大雨,“花園路這是要被淹的節奏啊?!?/p>


王峰沒有注意到,手機畫面里,高二女生王萍(化名)騎著電瓶車從積水的路面上閃過,離路邊的護城河道越來越近。


幾秒鐘后,甚至沒傳出一聲呼喊,王萍連人帶車翻倒在暗河里。


“快快!有女孩掉到水里面去了!”送完女兒路過此地的史小霞停住電瓶車。路邊的曹記才聽到呼喊后,扭頭看到漂在水面上的雨傘和書包。


現場的監控視頻顯示,曹記才跑到水邊,一把抓住王萍的書包;史小霞也蹚水趕來,一起拉拽;王峰從車里小跑過來救人,他的一只鞋被水沖走。


這次20秒的營救,是此次事故流傳最廣的場景。飯店老板把監控傳到網上后被媒體轉發,視頻獲得千萬點擊量。


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,僅僅十幾分鐘后,意外再次降臨。


得知女兒落水后,王萍的父親趕到驢肉館給女兒送干衣服。剛到路邊,他聽見史小霞大喊:“又有人掉下去了!”


這次落水的是騎電瓶車的母子倆。


王萍父親沖過去,和另一名路人一起,從河道里撈起小男孩樂樂(化名)。然而,他母親陳玲連同電瓶車一起被水沖走,“水流很急,救不上來,電瓶車只露出一點粉色的頂棚”。


一名現場目擊者告訴新京報記者,李虹掉入護城河后,現場有人報警?!?點鐘左右,在母子倆落水之前,有一名身著警服的人到達現場,但沒做防護措施?!?/p>


當地消息人士稱,李虹掉入暗河后,警方7點28分接到群眾報警,隨后民警前往事發現場。由于雨勢太大,道路積水,民警下車步行前往落水點,隨即通知消防等部門增派人手?!?點20分,現場民警在臨街商鋪了解情況時,陳玲母子騎電動車掉入暗河?!?/p>


上述政府通報記錄稱,陳玲落水失蹤后,下午2時許,搜救人員將電業局以西河段上蓋板全部掀起,搜救無果后,現場救援工作暫時停止。


被救起的兩人并未被通報提及。記者調查統計,這天早上7點28分之后的52分鐘里,這處護城河段共有4人落水,其中兩人不幸喪生。


陳玲和兩個兒子的合影。 受訪者供圖


“裸露”的護城河


早上7點50分,補習班老師打來電話,說李虹沒來上課。情急之下,因病臥床的李虹媽媽立即喊來家人幫忙尋找。


縣城不大,從李虹家到補課的地點,打車只要五塊錢。李虹媽媽說,自己上個月出了車禍臥床休養,平時她接送女兒補課,改由女兒自己打車?!俺隽耸挛也胖?,她想省錢,就一直坐三輪車去,每次比出租車便宜兩塊錢?!?/p>


李虹開學就升初三了,她學習成績不錯,為了打好基礎,家人給她報了1200元一期的補習班。


上午9點多,李虹還沒有找到。父親李開清也從北京趕回老家,“政府也一直派人在找,但好幾天都沒有消息?!?/p>


光山縣城管局相關負責人介紹,事發當天上午8點多,他們接到通知后5分鐘就趕到了現場。為了打撈尸體,政府水利局、消防、城管等多部門300多名工作人員尋找,“每一條河道都排查了?!?/p>


7月23日中午,在李虹當天下車的位置,搜救隊挖開地面,在下水管道旁找到了李虹的尸體。人們推斷,李虹落水后,順著連通的護城河被沖到百米外的河道。


楊軍和家中親戚也順著護城河尋找妻子陳玲的下落。在北京打工的他匆忙趕回光山縣,組織了家里100多個親戚,沿著河道一條條地找,還在出事的護城河邊拉起了網。楊軍告訴新京報記者,7月20日上午,在事發河道3公里外的一條河溝邊,妻子的尸體被找到。


他們在這里生活多年,對路面下的縱橫的護城河并不陌生,也從沒意識到它的危險。


河南省水利勘測設計研究公司在2019年發表的一篇論文中提到,河南光山縣部分河道、湖泊水面縮窄、阻斷甚至消亡,水系連通性差,水動力減弱,僅能夠納排附近區域雨(污)水。光山縣排水體制以雨污合流為主,污水管網系統覆蓋率低,僅達到60%左右,造成大量污水排入護城河等水系。


史小霞甚至不知道七星湖河這個名字,把它叫做“暗河”。她的家就在花園路附近,跟很多家長一樣,暑期時,她每周都有3天要騎著電動車送女兒去輔導班學跳舞,曹記才的驢肉館門前的路段,也是她每次都要路過的地方?!拔医洺B愤^,也知道那個地方有個暗河,只是沒想到它能淹死人?!?/p>


表面上看,那只是一段裸露的河溝,一米多深,約5米寬42米長。它是護城河的一段,兩頭都有石板覆蓋?;▓@路臨街的小吃店老板說,“為了清淤方便,那一段一直沒蓋住,已經裸露了七八年?!?/p>


事發河段的石板被撬開。 新京報記者王瑞文攝


缺席3年的護欄


一位三輪車司機告訴新京報記者,事發那天,花園路上的積水已經淹過人的膝蓋,“三輪車走到這肯定要被淹?!币幻W約車司機說,花園路是縣城地勢最低的地方,每年下大雨都要被淹。


事發地2公里外的上官崗村,是該段護城河的上游水源地。村委會一名工作人員介紹,縣城花園路一帶地勢低,每到汛期暴雨來襲,高地雨水都會下流匯集到城內護城河?!皬纳瞎賺彽交▓@路的高度差就有十幾米,今年是1998年以來,水位最高的一年,所以護城河水位漲起來很快?!?/p>


暴雨積水,讓花園路上裸露的河道變得致命。


新京報記者就此聯系了寶相寺居委會村級河長李艷,其稱,并非僅有事發地河段沒有圍欄,“整個城西護城河都沒有?!?/p>


李艷說,2017年縣政府就開始了內河治理工程,“當時計劃在護城河邊做護坡和護欄,但后來不知什么原因工程擱淺。我們已經跟上面反映很多次了,市政、縣政府都反映過,暫時沒有收到回復?!?/p>


當地媒體曾在當年的報道中提及這次“治理工程”。報道稱,2017年6月,河南省出臺全面推行《河長制工作方案》,光山縣也隨之出臺了河長制工作方案。同年10月底,光山縣已全面建立覆蓋縣、鄉、村三級河長體系。


光山縣發布的官方信息顯示,從2017年9月份開始,縣城內河治理工程全面拉開序幕。過去,由于一些河段長期淤泥淤積,沒有發揮出護城河應有的排水功能和生態景觀作用。為了讓護城河呈現新景觀,縣里確定兩年內完成光山縣城十條內河生態治理任務。


這次治理,讓2019年才退出國家貧困縣序列的光山縣投資超過20億元。據中國政府采購網公示的光山縣城區水環境綜合治理(PPP)項目社會資本采購預中標結果顯示,上述項目總金額超過20億元(203301.01萬元),分兩期完成。一期清淤工程包括城區紫水河、護城河、七星湖河等10個河道,預計在2017年12月31日以前完成,二期截污、綠化、亮化等工程于2018年底完成。


事發河段為護城河中游,系七星湖河河道,在上述治理工程范圍內。但事發河段多位居民向新京報記者反映稱,2018年之后,曾有工作人員來裝污水管、清理垃圾,但裸露的河道一直沒被覆蓋,周邊也從未設立護欄或警示牌。


事發河段。 新京報記者王瑞文攝


被阻斷的上學路


事發一周后,這處河段邊豎起了一個藍色警示牌,上面寫著:水深危險,不準玩水。落款單位是光山縣城市管理局。


陳玲的丈夫楊軍曾找政府協商善后,他覺得政府應該承擔責任?!霸缇陀腥藞缶?,為什么不拉警戒線?如果現場有圍欄或警示牌,人都不會掉下去?!?/p>


在光山縣城,像陳玲這樣的家庭很多,丈夫外出打工,妻子留守陪讀。她們的生活圍繞著上學的孩子,洗衣做飯、定時接送,條件差些的,再就近找個門店打份工。大專學歷的陳玲本有機會找個不錯的工作,但為了照顧兩個上學的兒子,她做了家庭主婦。


陳玲的家人向新京報記者回憶,7月18日早上,陳玲給兩個孩子做了手抓餅,打了雞蛋湯,然后騎著那輛粉色雨棚的電動車送孩子上學。老大坐在后面,老二站在車板前。


這段路只需要騎六七分鐘的時間,陳玲習慣送完孩子后,再回家吃早飯,然后回去做家務、買菜、接兒子回家、準備午飯……事發前,陳玲送完去學表演的大兒子,路上還停車給丈夫楊軍打了視頻電話,聊了5分鐘后,繼續送小兒子樂樂去上跆拳道課。


樂樂與陳玲度過了生命最后的時間。他記得,那天媽媽穿了牛仔褲和灰色防曬衣,在電瓶車后備箱里放了自己的水杯和作業本。小小年紀的他對離別有著模糊的概念,他會在做作業時想起來,“我媽媽和作業本一起被大海沖走了?!?/p>


同樣喪生的初中生李虹,每天去補課時也要從花園路經過。


在陪讀多年的媽媽眼里,15歲的李虹樂觀上進,知道感恩。出車禍后,女兒會半跪在床上幫她端飯、按腿,還承諾等她好了帶她一起去旅游。


李虹的書桌上,貼了一張藍色便簽,上面寫著:熱愛信仰、尊愛父母。她有寫日記的習慣,2019年6月14日這天,她在日記中寫,上學路上一個穿灰色短袖的大叔幫了自己,他有些微胖,圓圓的臉,雙眼皮,很善良?!耙院篁T車要注意點了,不是每次都能遇到好人。中午2:30幫助的你,勿忘?!?/p>


事發河段被圍擋并設立警示牌。 新京報記者王瑞文攝


“最重要的是建立護欄”


7月28日下午,李虹的補習班所在地的一名老師告訴記者,一周前,補習班突然解散了?!笆钇诶?,補課的教室能容納40多人?!?/p>


新京報記者在李虹落水的河道附近看到,周圍還拉著警戒線,但岸邊仍沒有設置護欄。


8月3日下午,光山縣城管局副局長文賢國向新京報記者介紹,事發后,城管局派工作人員對城市內河排查走訪,“沒有設立警示牌的要立起來,但這都是臨時措施,最重要的是建立護欄?!?/p>


文賢國稱,事發地的護城河屬于七星湖河河段,城區內河多,大部分河段都和這里一樣,沒有設置護欄?!笆掳l的護城河段早先都是裸露的河道,后來臨街商戶拿水泥板蓋住了一部分河道。2013年,城管局接手內河整治管理工作后,就不再允許私蓋河道,需要相關部門批準后才行?!?/p>


不可否認,沒有護欄的河道存在安全隱患。文賢國透露,縣委縣政府也關注到了這個問題,2017年就委托公司對內河進行分批次改造計劃。但城區內有幾十公里內河,設置護欄需要大量資金。工程方在進行了污水管道鋪設后,因自身融資問題擱置了工程。直到今年,政府重新招標后項目才繼續啟動。


落水事故發生后,河道整改問題被再次重視。文賢國告訴新京報記者,8月1日,城管局向縣政府提交了關于承包《七星湖河河道整治實施方案》的請示。方案包括,對損壞嚴重的河道擋土板重新砌筑,河道兩側建防護欄桿等。其中花園路上長90米的裸露河段,建議優先實施。


文賢國稱,目前這個方案還沒實施,在等待縣政府批示。



新京報記者 王瑞文 趙敏 河南信陽報道 實習生 黃瑩

編輯 李明

校對 付春愔

點擊加載更多

    • 一天
    • 一周
    • 一月
       回到PC版
      山东体彩11选5开奖结果